劳动关系认定存疑,因病身亡难以获赔

时间:2017年09月20日    作者:赵钰律师

 案 例  

2015年3月11日上午,一辆救护车呼啸驶入浏阳市某鞭炮烟花厂(以下简称厂方),在杂物间门口,汤某仰面躺在地上,经多方抢救,最终因抢救无效当场宣告死亡。事发后,当地安监部门及汤某所在村委会数次组织汤某家属(以下简称家属方)与厂方进行调解。前面数次调解都未予以记录,最后一次调解时,厂方同意向家属方支付三万元丧葬费,家属方出具了收条,村委会对该次调解进行了记录,但双方就是否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及赔偿标准有较大分歧,并未达成赔偿协议。

2015年6月,家属方向浏阳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因汤某生前与厂方是否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无法确认,遂工伤认定中止。2015年8月,家属方向浏阳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汤某生前与厂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并提交调解笔录、收条、急救病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等证据及厂方曾支付过丧葬费,欲证明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厂方随后提交《关于汤某不能认定为工伤的情况说明》《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春节后复工审批表》、当地安监部门出具的《关于汤某死亡处置情况说明》、证人证言等证据,证明汤某死亡时厂方并未被批准复工,生产设备处于封存状态,厂方恰处招聘期间,汤某系自行前去应聘,但厂方招聘人员当时并未在厂,双方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经多次协商,终因家属方要求按照工伤标准赔偿,而厂方自始坚称与汤某无事实劳动关系只能进行人道主义补偿,故调解未果。

2015年10月,浏阳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认为家属方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汤某在厂方从事过有报酬的劳动、领取过工资并受厂方管理,不能确认汤某与厂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家属方不服,向浏阳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4月,经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判决支持了仲裁的裁决结果。家属方仍不服,向长沙市中院上诉,在后续程序中,双方均再次补充证据。最终,家属方败诉,现判决书已经生效。

 

说 法  

赵钰 /湖南竞博竞猜app律师JBO竞博电竞律师

在上述案例中,涉及了事实劳动关系这一法律概念。何谓事实劳动关系?根据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应当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在现实的用工情况中,经常有用人单位在招用劳动者时不签订劳动合同,但双方又实际履行了劳动权利义务,这种情况便是“事实劳动关系”。

发生劳动争议时,因双方劳动关系难以确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也就难以维护,面对这一现实问题,2005年5月25日,国家原劳社部(现人社部)发布了《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就劳动关系的确认进行了规定。根据通知,用人单位与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上述案例中,家属方之所以败诉,原因就在于所提交的证据,包括急救病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丧葬费收条、调解笔录、证人证言等,仅能反映汤某死亡在厂方的客观事实,均无法从法律上初步证实汤某与厂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相反,厂方提交的一系列证据,足以形成汤某与厂方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汤某死亡当日厂方并未开工的事实证据链。因此,就该案证据链和证明力而言,家属方败诉也就无可厚非。

就劳动者来说,因事实劳动关系产生的纠纷,存在举证困难的问题。“谁主张,谁举证”是我国的基本诉讼原则,虽然在劳动争议案件当中,加重了用人单位的举证责任,但劳动者仍需对劳资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提交初步证据。因此,律师提醒,在面对不愿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劳动者应当充分利用手机、微信谨慎留证,并注意多方保存自己入职离职信息、职务信息、工资发放记录、费用报销记录、考勤记录、工作谈话记录以及业务安排、操作记录等证据,防止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时处于被动地位。

(文章原载于《人民之友》2017年第9期)

 

 

 

 

 

 

© 2019 湖南竞博竞猜app律师JBO竞博电竞,版权所有。湘ICP备180143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