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xx涉嫌受贿案二审辩护词

 

二 审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依法继续担任邓xx案的二审辩护律师,我受委托介入此案已近三年时间,通过参加本案的侦、诉、一审,经查阅案卷,会见邓xx,及今天的二审举证、质证,我认为:乱说和乱搞导致了一审判决的不依法、不公正,一审认定邓xx受贿779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的侦、诉、一审办案程序违法、量刑不公。为此,建议二审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现分三部分如下辩护意见:

 

第一部分  关于一审办案程序违法的问题

 辩护人经参与本案的侦、诉和一审,发现本案一审存在如下程序严重违法、量刑不公的行为:

其一,辩护人曾多次提出要求邓xx本人参加庭前会议,在邓xx没有参与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安排、指令控辩双方出示相关证据并安排组织质证,这在一审庭前会议记录和庭审笔录中都有记载。一审法院的做法剥夺了邓xx的质证权。

其二,在一审庭前会议和庭审过程中,控方均未当庭播放出示邓xx和证人的同步录音录像,邓xx和辩护人也未质证。实际上,辩护人多次按最高法院的规定,提出复制所有同步录音录像的要求,但都被一审法院无理拒绝;邓xx在一审法庭提出要当庭播放他本人的同步录音录像问题,一审法院也置之不理(见二审辩护证据一)。二审中通过观看同步录音录像,佐证了大部分证人证言不真实、不合法。但未经庭审质证的邓xx和证人的录音录像,却成为一审判决认定控方取证行为合法的证据。可见,一审法院违法剥夺了邓xx和辩护人的辩护权。

    其三,一审法庭以控方只有2名证人出庭为由,只同意辩方所申请的11名证人中的2人出庭,还将通知证人出庭的法定义务转嫁给辩护人,在辩护人坚决不同意代为通知的情况下,一审法院是否通知到位不得而知,这是典型的违法不作为。同时,一审法院一方面充分保证了控方对2名出庭说明情况的侦查人员的发问权,但却不准被告人和辩护人直接向侦查人员发问,而由法庭“过滤”后有选择性地向侦查人员提出,且没有组织辩方对控方出庭的侦查人员的质证。这种行为事实上剥夺了邓xx和辩护人的质证权和辩护权。

    其四,一审法院从辩方收到起诉书到开庭只用了10天,从立案到宣判却用了12个月27天,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202条关于一审法院的审理期限最长不能超过6个月的规定。而且据说一审法院就本案的相关问题曾请示过省高院。辩护人认为,如果二审判决仍然照搬一审判决,那么这种未审先判的“据说”就变成了事实,这种做法无疑变相剥夺了邓xx的上诉权,是违反法律规定的。

其五,关于涉案财产处理:一方面,一审判决没有对本案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作出处理,违背了刑事诉讼法第234条的规定;另一方面,一审法院照搬起诉书的全部指控,无视辩方意见,判决认定邓xx受贿779万,并在判决书尚未宣布送达邓xx前,已在邓xx的罚没款物中“扣划”到位。我们在获知此种行为后,已经建议检察监督部门依法纠正,在此向二审法庭再次郑重提出纠正意见!

综上,一审法院(变相)剥夺和限制邓xx和辩护人质证权和辩护权等法定诉讼权利的行为,对本案的公正审判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根据刑事诉讼法第48条、第59条、第227条的规定,建议二

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

 

第二部分 

邓xx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不真实、不合法,

依法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

2012年9月3日我们律师在侦查人员在场陪同的情况下第一次会见了邓xx(见二审辩护证据1),他说他胡说八道了,对不起家人,对不起朋友;他说他担心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不符,让他感觉很恐惧;他反复问办案人员讲数字对他不重要有没有法律依据。对邓xx的这次供述和辩解,我们没有选择全信。到了2012年11、12月份,陆陆续续有永州来的人找到我们,反映说他们被湘潭检察院逼证、诱证了,我们开始怀疑了。到底有没有取证行为是否合法?2013年1月,在审阅了全部案卷材料后,本着对事实负责的态度,我们到永州走访并调查了包括王建国、黄青柳、杨xx、欧xx、唐xx、蒋xx、胡xx、胡xx等证人,特别是2012年9月3-4日,吕宏再被侦查人员非法逼供后承认邓xx放了200万元在他那里,9月5日交了200万元给湘潭市检察院后才被放出,9月6日就写了《强烈申诉》,向有关人大、纪委、司法部门控诉侦查人员违法办案情况。我们震惊了!邓xx乱说是不对的,但办案单位利用公权力哄、骗、逼、诱乱搞更是错误的!我们的辩护人唐正其律师因从检察系统提前退休后做的律师,尤其是曾任省院反贪局长和主管过刑事的副检察长,他的检察情结是很浓的(他从业律师以来所有的刑事案件都不出席法庭),他深知反贪工作不易,但鉴于本案的特殊和客观情况,我们还是第一时间向湘潭市检察院出具了“邓xx和部分证人均证实有违法办案行为,希望加强对依法审查起诉邓xx受贿案的领导”的律师意见。

鉴于当事人和辩方取证的困难,二审法院没有正式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但辩护人坚持认为,上诉人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不真实、不合法,依法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1、邓xx当庭控诉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不真实、不合法,综合全案不难发现,本案侦查机关使用的下列方法收集的上诉人口供是不合法的。具体表现如下:

第一,肉体上,为获取上诉人有罪口供,侦查人员长达20天的时间里对上诉人采取24小时三班轮流审讯,不准其睡觉,长时间站立或者长时间一个姿势坐在那里不准动,逼邓双手抱头面墙而蹲。侦查人员采取的这种逼取口供的方法,符合法律规定的“以较长时间冻、饿、晒、烤等手段逼取口供,严重损害上诉人身体健康的方法”。

第二,精神上,为获取上诉人有罪口供,侦查人员以抓上诉人的妻子和儿子、邓全家坐牢、妻离子散、10万元照样判无期和死刑、转监等言辞,使上诉人在精神上遭受巨大痛苦。上诉人说“我好歹也曾是一个正厅级干部,却被当做贼一样侮辱”,“别说要我编造谁给我送了钱,就是要我承认杀了人,我照样会编造杀人的事实和情节”。辩护人认为,这种行为符合最高检关于非法取证的规定。

第三,引诱欺骗的方法:侦查人员以对上诉人妻子不诉、对上诉人保外就医为诱惑,以做综合笔录时会让他实事求是讲清楚等引诱、欺骗方法收集了邓xx的虚假供述,应依法予以排除。

2、本案中邓xx在侦查阶段的所有口供不能作为定案依据。邓xx在侦查阶段虽作过多次认罪供述,但均来源于刑事立案前侦查人员的提前介入进行的不合法审讯,辩护人认为,在立案前后始终由同一侦查主体对邓xx进行谈话和讯问,这些对邓xx的心理影响始终存在,骗供、诱供一直持续到本案的审查起诉阶段,因此对邓xx后续作出的多次重复性的供述应当全部排除。   

3、能够证明本案取证不合法、供述不真实的事实和理由有五点:

其一,本案由供到证,由证改供,指供、指证痕迹明显。从本案律师取证和一审公诉人复核的情况可知,办案人员为了达到使这些证人承认送钱给邓xx或承认邓xx将钱放在他们那里保管的目的,均不同程度地存在对他们指证、诱证、逼证等非法方法,具体表现为拿着邓xx的供述给证人看、讲给证人听、提示证人,不按照邓xx的供述讲,不让证人离开;对有的证人问话超过24小时,甚至存在搜身、不准睡觉、不准喝水、不准吃药、面壁、罚站等行为。一审公诉人在复核其中的大部分证人时,这些证人也做了上述陈述。侦查人员获取了这些非法取得的证据后,再根据他们陈述的相关时间、地点等细节,又回头去要求邓xx修改,以达到供证高度吻合的目的。

如本案邓xx2012年8月供称收受王xx的10万元钱的时间是在2006年,王xx陈述送钱的时间是在2009年。但一个月后办案人员找邓xx录口供时,又要求邓xx将送钱的时间改成了与王xx同步的2009年。

而实际上,不管侦查人员进行怎样的证据勾兑,这笔受贿的时间仍然对不起来:控方提供的会议纪要显示,现场办公会召开的时间是2008年3月,既不是邓xx最先供述的2006年,也不是王xx证言陈述和取款书证显示以及邓xx后面根据办案人员要求改过来的2009年5-6月。这明显反映了本案侦查中存在不实事求是的问题。

其二,对邓xx的讯问录像不全程、不同步,只记录有罪“供述”,不记录无罪辩解,反映本案取证不合法:侦查人员对邓xx的讯问从上午开始到下午离开,但却人为地将每一个行贿人所涉事实分开做笔录;且制作笔录的时间不连贯,录像并未从邓xx进入讯问室开始到离开讯问室结束;且从2012年8月7日进入刑事立案后的一段时间内,邓xx几乎都是侧头照念在纪委阶段的笔录。在邓xx进入讯问室到正式开始录音录像的期间,在同一天制作的多份笔录空隙期间,邓xx向侦查人员反映了什么?侦查人员又向邓xx交代了什么?为什么侦查人员没有按照相关规定严格执行全程、同步的规定?是疏忽还是有意为之?据邓xx反映,2012年8月18日到28日、2013年5月23日到27日,办案人员以给其保外就医、对其老婆不诉、帮其追回扣押财产为条件,要他不翻供,他实事求是做了供述,但却没有做笔录更没有录音录像。辩护人请问,这些既不全程、又不同步的录音录像,是不是侦查人员有意避开、不记录邓xx的真实辩解?!

其三,请托事项不存在,谈不上权钱交易。

一审判定的一大批涉案如重庆啤酒公司(李xx)、浙江商贸城(蔡xx)、奔腾彩印厂(王xx)的选址、规划、建设等都属永州市政府管理,奔腾彩印厂(王xx)更是在邓xx调任后才上马的,请托事项不存在、行贿理由的缺失质疑有些单位不存在权钱交易。

    其四,本案未作自首之辩佐证本案的“交待”存疑。

    本案中,邓xx从未提出他成立自首的辩护意见,也从未向辩护人要求对其构成自首进行辩护,这从反面佐证邓xx的“主动交待”并非其真实意思的表达,这些供词存疑。

    其五,先入为主导致了本案非法取证。

2012年7月9日邓xx尚在双规阶段时,侦查人员即提前介入。据邓xx当庭控诉,湘潭市检察院的侦查人员在没有任何举报邓xx受贿线索的情况下,以邓xx家庭财产高达四五千万是受贿所得,要邓xx自己先讲受贿情况,组织再进行调查核实,这种先入为主、有罪推定直接导致了本案非法取证的行为。但实际上,辩护人二审举出的大量证据表明,邓家近3000万元的财产,绝大部分系其家庭合法财产,如工资、福利、奖金、开办绿化公司、理财等收入。

 

    二、一审法院采信相互矛盾、存在诸多疑点的控方证据,以此否定对上诉人的讯问不存在不合法行为明显不能成立。

一审判决采信的办案人员的说明、湖南省看守所的说明、入监体检表以及李x、王新权等人的证言,以此证明侦查人员取证的合法性,但这些证据存在诸多矛盾和疑点,具体如下:

1、侦查机关和侦查人员的说明材料依法不能作为其办案合法的依据。

(1)本案参与审讯的侦查人员共有20个,出庭说明情况的只有2个,能排除刑讯逼供的可能吗?

(2)侦查机关和侦查人员自证清白缺乏说服力和公信力

(3)不同侦查人员之间关于办案情况的说明自相矛盾。典型的是关于询问欧xx的问题,办案人员黄xx和胡xx的说明相互矛盾:黄xx说在询问欧xx时,她没有、也没有看到其他侦查人员有什么不当行为,整个谈话过程还是比较轻松、和谐的(见补充侦查卷第5卷第88页);而胡xx则说欧xx是个没有多大文化的粗人,态度非常恶劣,出现拿起凳子要砸办案人员的行为,办案人员要求其自己解了皮带,将手机和手表交由办案人员保管。这样的谈话能够轻松、和谐吗?这样自相矛盾的“合法”办案情况说明,能够作为本案不存在非法取证的依据吗?

2、湖南省看守所的说明和入监体检表依法不能作为认定侦查办案合法的根据。省看守所的说明和入监体检表只能证明邓xx没有外伤,而邓xx送到省看之前被实行了长达20来天的三班轮流疲劳审讯,实行的是逼供、指供,刑事立案后更多的是实行骗供、诱供。这些说明和体检表又怎么能作为侦查办案合法的根据呢?

3、李x证言的真实性有待进一步辨别。

(1)建议法庭通知并强制李x到庭接受询问才能依法认定。侦查人员2013年6月在给李x所做的最后一次证词笔录中,李x对之前在侦查阶段的证言予以认可,同时对其所述侦查人员违法取证的情形做了解释,对其翻证的原因进行了解释。但是本案律师对李x的调查取证是经过李x同意后依法进行的,李x和侦查人员均没有反映说律师在对李x的调查取证过程中存在逼证、指证、诱证等非法行为;而且在2014年7月本案一审判决后,李x仍然跟我们辩护人强调,他之前给我们律师所说是真的。李x的证言反反复复、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到底采信哪次证言才能反映事实真相呢?鉴于其证言对于本案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为查明案件真实情况,建议法庭通知并强制其到庭接受法庭询问。

(2)不能以李x在2013年6月向侦查人员解释翻证的原因从而认定其翻证成立,并类推本案其他所有律师调查的证人均是在翻证。本案向律师反映侦查人员对其存在逼证、诱证、指证的王建国、黄青柳、杨xx等人,在公诉阶段经审查起诉认为受贿不成立而没有移送到法院;律师调查取过证的唐xx、欧xx、胡xx、胡xx、蒋xx、刘xx等6人经一审公诉复核,他们所证实的和律师调查时讲的一致。这些有力地证明了我们律师调查取证的证人,绝大部分是在证明事实真相;只有李x经过侦查人员再次询问时,又推翻了向律师反映的证言。

 

综合本案,一审认定行、受贿的时间、地点、场合、金额、经过等情节完全一致,几年前的事情,甚至十几年前的事情,供证的吻合程度相当惊人。如王xx,一审判决认定他是为了请求或感谢邓xx关照或解决其公司某问题,但综合控方所提供的书证,关照或解决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没有。如段xx,在证言中忘记了自己公司的建厂开工时间;蒋xx忘记了自己公司选址的年份,辩护人就不得不怀疑了;谭xx2009年向邓xx“行贿”,却早在一年多前就在银行提取了相关款项放在家里等着送给邓xx;而王xx2008年行贿,贿款却来源于2009年!在本案还存在前后两份口供、证言中供证的内容、行文结构、甚至错别字、标点符号都一模一样!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唐、不合逻辑矛盾和疑问?综合本案邓xx和部分证人对侦查人员违法办案的控诉,综合本案侦查人员当庭说明在向证人取证之前按领导要求复制了邓xx的笔录,辩护人认为,只要不能排除存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可能,只要证据之间不能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就不能采信有关证据作为定案依据!

在庭前会议和今天的庭审中,检察员提出受贿罪的构建离不开行、受贿人的口供,若排除被告人的口供,则全案无法定案。辩护人不敢苟同此种观点,这实际上还是唯口供至上、以口供为中心的体现。在湖南的反贪史上,蒋艳萍(湖南省建工集团总公司原副总经理)、张秀发(原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局长)、段梦毫(湖南省供销社党组原副书记、副主任)都是零口供最后定罪量刑的。我们不能为了定案而定案,在缺失被告人口供的情况下,凭借其他证据仍能定案,才能定得当事人心服口服。

 

第三部分  

关于一审认定受贿779万的问题

一审判决认定邓xx先后单独或者伙同唐xx、蒋xx收受陈xx、李x、潘x、唐xx等人以单位或个人名义所送财物共计779万元及金砖、帝舵手表一块等,其中多数不能成立:

(1)本案依法应予否定的有陈xx所送100万元和唐xx等11名证人所送334万元共434万元;

(2)属于非法所得和不当商业行为,依法不应按照受贿定罪处罚的有蒋xx所送75万元和周xx所送15万元共90万元;

(3)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能认定的有李x通过蒋xx所送100万元和李xx等7人所送150万元共250万元。

    现在分五个方面分述如下:

 

一、一审判决认定邓xx收受陈xx经手所送的100万元不能成立,依法应予否定。

其一,一审判定邓xx收受100万元的直接证据只有陈xx庭前一人在卷的证言,而陈xx庭前的证言前后不一、极不稳定,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一是关于送钱的数额:陈xx一会说810万(2012年12月17日到18日的笔录)、一会说送300万(2012年2月26日、2013年5月16日的笔录)。

    二是关于送钱的目的:陈xx一会说是为了感谢上诉人在“调整账目和工商调查时做有利于港方的调查”的关照和支持(2012年12月17日的笔录),一会说是为了感谢上诉人在“外债转内债、抽逃资金”上的关照和支持(2013年2月26日的笔录)。

    三是关于送钱的来源:陈xx一会说是“铁皮柜里的钱和管理费取现的钱以及管理费转到私人账户取现的钱”(2012年12月26日的笔录),一会说是“香港汉霖公司给的钱和管理费取现的钱以及私人账户取现的钱”(2013年2月26日的笔录),一会说是“从港方管理费筹集”(2013年5月16日的笔录)。

其二,关于是否送钱,陈xx庭前的证言和陈x的证言、陈xx当庭陈述相互矛盾。

   陈xx作为副总经理,称董事长陈x的话他是必须得听的(补7p8-11),并说2004年下半年他送给邓xx的100万元是受董事长陈x的安排和授意,而作为董事长的陈x讲从未安排陈xx送过钱给邓xx,也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公司有人送了钱给邓xx。在两者相互矛盾时:

    1、陈xx庭前关于送钱的证言没有得到相关证据印证,表现在:

    (1)从来源上讲,陈xx讲管理费中的钱使用时要向董事长陈x及其他董事报告(卷4p50),但本案董事长陈x和香港集盛公司一致声明作证其股东或董事会从未授权或授意任何人从管理费中提取100万元送给邓xx(见二审辩护证据)。

(2)从去向上讲,陈xx讲送给邓xx的100万元是用咨询费和劳务费的名义分开很多次金额不等写在白条子上,如果陈xx说的是真话,则应有相应的“白条子”与之相对应,但案卷中根本没有任何此种“白条”。

2、与此相反,陈x和陈xx当庭陈述关于没有送钱的证言有相关证据印证,表现在:

(1)陈x的证言得到香港集盛公司声明(见二审辩护证据)的印证。

(2)陈x的证言得到了韶山市检察院撤销案件的决定书(见二审辩护证据)的印证。陈x作为香港集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曾因涉嫌行贿800万元给邓xx而在2012年被韶山市检察院立案。经过两年多的侦查,韶山市检察院于2014年8月14日撤销了对陈x涉嫌行贿罪的案件。

(3)陈x的证言得到了集盛公司财务总监李光春证言(见二审辩护证据)的印证。

    因此,陈xx关于送钱的证言没有得到相关证据印证,陈xx已经出庭作证,当庭陈述其没有送过100万元给邓xx,他庭前关于送钱的证言是“为了保命”不得已而编造的。辩护人认为,应当依法采信有其他证据印证的陈x的证言和陈xx的当庭陈述。

 其三,陈xx庭前的证言明显不符合常理、情理。

1、陈xx陈述送了邓xx810万、300万及一审判决认定的100万元,均不是一笔小数目,应该会记忆深刻,不可能相差几百万元。如果真送,如此大的金额,不可能说不清来源。

2、陈xx陈述送给邓xx的100万元中一部分来源于香港汉霖公司给他的钱,而汉霖公司给的是工资。庭审调查表明陈xx不是公司股东,陈x更是证实平日陈xx到他家探访都不会买一点东西。在公司没有授权的情况下,作为公司副总经理的陈xx拿自己的钱为公司行贿明显不合情理。

    3、陈xx为港方公司利益使用了上百万元的资金去行贿,却没有公司或股东授权,更没有向港方的任何董事报告,合乎逻辑吗?

其四,本案贿款没有来源。

对于贿款来源,本案中陈xx的取款银行凭证只能证实陈xx曾经在港方的管理费中提取过现金,却不能证实将现金送给了邓xx。据陈x的证言和香港集盛公司的申明(见二审辩护证据三),港方管理费一直不够用,恨不得一分钱当做两半花,哪里拿得出100万元去行贿?且2005年由港方董事组成的查账小组在管理费中没有清查出拿了100万元行贿。陈xx当庭提交给法庭的他经手管理费的收支情况,证实在他经手的管理费中,并没有送100万元钱给邓xx的支出。他庭前供述在管理费中拿出100万元送给邓xx是虚假的,是应办案人员要求编造的。

     其五,现有证据不能证明陈xx确实送了100万元给邓xx。

首先,邓xx已经否定了陈xx送过100万元,现能够证明陈xx送100万元的,仅有陈xx庭前一人的证言,但陈xx庭前证言的真实性、合法性均存在严重问题,不足采信。陈xx当庭陈述自己没有送钱给邓xx。

其次,香港集盛公司的法人代表陈x对自己安排陈xx或其他人送钱给邓xx的情况予以否认。

再次,《行政处罚决定书》(卷5p1-3)从侧面有力地证明邓xx确实没有收受这100万元。试想,如果邓xx收受过港方的100万元,“拿人手短”,邓xx出于心虚,应该对陈x核销1950万元的债务行为给予袒护、不予处罚,才符合常理。从另一方面讲,如果陈xx所言属实,邓xx很贪,送钱就能办事,香港集盛公司在此次面临行政处罚前,应该投其所好、花钱消灾,才是合乎逻辑的选择。此处罚只能证明事实上陈xx并没有找邓xx帮忙。

最后,2002年开始合营公司总经理胡会元和董事长陈x发生冲突(卷7 p1-27),引起了中纪委和省委书记、副书记的高度重视,邓xx在2001年10月才调任冷水滩区委书记,在中港双方董事发生矛盾的复杂背景下收受港方巨额贿款不合逻辑。

    其六,贿款去向不明。

对于收受100万元贿款用于何处,邓xx在侦查阶段虚假供称放在了胡xx处保管,但胡xx向律师和一审公诉人证称邓xx根本就没有放过300万元在他那里,他之所以承认并交了150万元给湘潭市检察院,是在办案人员逼证、诱证之下不得已而为之。本案进入二审后,湘潭市检察院已经将从胡xx处扣押的150万元退还给了胡,说明检察院已自动纠正此事,有力地印证了邓xx供称300万元贿款存放于胡xx处明显虚假。

    其七,邓xx没有利用职务之便为香港集盛公司谋取实际利益。

本案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在账目调整、债务核销等方面邓xx有“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

1、账目调整、债务核销等是中外合营公司内部经营管理的事情,并非冷水滩区委的职责,不属于邓xx的职权范围。

    根据我国对中外合资经营公司的有关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合营企业在批准的合同、协议、章程范围之内,依法自主地开展业务、进行经营管理活动,不受任何组织和个人的干涉。本案中外合资经营湖南潇湘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的《合同书》、《补充协议》(卷8 p1-20)、第二期工程《合同书》(卷5 p18-32)、章程(卷5 p33-46)和陈x的当庭陈述均表明,财务借款、做账均属于合营公司内部经营管理活动。冷水滩区委没有批准、审查合营公司财务会计制度、财务报表的职权,作为区委书记的邓xx根本不具备为香港集盛公司提供方便的职务条件。

2、本案没有证据证明邓xx给香港集盛公司在账目调整、债务核销等方面提供过方便。衡山县纪委、中方原董事胡会元、港方董事陈x、中方董事唐翻身等均有书证、证言在卷予以佐证。如果检察机关仍然在二审主张认定邓xx给予了集盛公司账目调整、债务核销方面的关照,则必须提供证据证明邓xx有没有权力给予关照,邓xx又在什么时间、以何种方式给予了对方何种关照,而不能凭空认定。 

 

二、一审判决违反证据采信规则,将应予否定的唐xx(100万元现金+金砖)、胡xx(24万元)、欧xx(20万元)、胡xx(20万元)、蒋xx(10万元)、刘xx(10万元)、谭xx(40万)、王xx(10万)、潘x(50万)、王xx(20万)、李x(30万)等11名“行贿人”所送334万元款物认定为受贿明显不能成立。

    其一,唐xx、欧xx、胡xx、蒋xx、刘xx、胡xx、谭xx、王xx、潘x、王xx、李x等11名证人证言的合法性存在问题,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1、同步录音录像显示,侦查人员在询问证人的过程中,实施有诱证、指证、有言不录、无言有录等不合法取证的行为。

     对证人存在“先审后录”:庭审调查证实,绝大部分证人在同一天有两份笔录,但在制作第二份笔录时才开始录像,证人拿着笔录纸照念,侦查人员只操作鼠标甚少敲打键盘,造成前后两份笔录除记录时间不同外,连病句和错别字都一样,明显是将前一份笔录内容复制到后一份笔录中!但内容基本一致的前后笔录,第一份用的时间却是第二份的3倍、4倍甚至10倍!从同步录音录像看,在询问之前,侦查人员拿出事先打印好的笔录给证人,唐xx、胡xx等证人是先背下来、然后再据此陈述;欧xx、胡xx、王xx等证人是完全照念;询问过程中,办案人员还不断进行提示、诱导,让证人承认其并非主动陈述的相关事实。

     对证人存在“先供后证”、“有言不录”:典型的如在对唐xx的录像中,办案人员提出“土地拍卖成交是在2007年9月,你说是在2006年开始做工作请邓xx帮忙,这怎么解释?”,拿着笔录照念的唐xx沉默良久后实事求是地说:“这些话都是邓xx讲的”,真是一语道破玄机!这就可以看出,唐xx在回答办案人员的询问前,已经见过邓xx的供述笔录,知道了他是怎么说这一件事的,说明侦查人员对证人存在指证。这铁的事实印证了证人向律师和一审公诉人反映的送钱不存在,是办案人员把邓xx的笔录给他们看、要他们背熟了再开始做笔录、录像!

    对证人存在“无言有录”:在2012年8月31日的录音录像中唐xx并没有陈述送过帝鸵手表给邓xx,但是同天的笔录中却有记载。辩护人认为:这不单单是程序不合法的问题,更是一个实体问题。笔录笔录,就是问和答,侦查人员这样往笔录里面加佐料,将工作中的预案、线索、知道的东西认为地添加进笔录,让证人稀里糊涂地签了字,这是绝对违反执业纪律和职业伦理的,是对证人和上诉人的严重不负责任。

     这是对17名证人的录音录像反映的问题。

2、侦查人员的办案说明显示他们在询问证人的过程中,实施有逼证的非法取证行为。

侦查人员胡xx在其出具的《办案情况说明》(补充卷7 p71-75)表明在对证人欧xx进行问话时,存在解欧xx的皮带,并让其交出手机和手表等逼证的非法取证行为。欧xx在律师取证、一审公诉人复核和二审的当庭陈述均证实了这一行为的存在。

    3、辩护人和一审公诉人、二审检察员对上述证人的询问调查笔录,表明证人被逼证、指证、诱证而违心陈述。

     辩护人和一审公诉人、二审检察员在找上述(部分)证人进行询问调查时,证人均证称他们没有送钱给邓xx,侦查人员将邓xx的笔录交给他们看、讲给他们听之后跟着编造的,他们的相关证言系遭受办案人员指证、诱证、逼证后作出的虚假陈述。这与同步录音录像和办案说明中所反映的证人被诱证、指证的情形相印证。

4、询问证人进行录像,未征求证人同意,违反法律规定。

根据《人民检察院讯问职务犯罪嫌疑人实行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的规定(试行)》第20条:“询问证人需要录音或者录像的,应当事先征得证人的同意,并参照本规定执行。”本案中,上述人员的身份是证人,他们的陈述亦被一审判决书作为“证人证言”使用。但在本案中,检察人员询问时,并未事先征求证人的意见,而是直接宣布:“我们将对这次调查进行录音录像,你听清楚了没有?”此举涉嫌违法。也印证了欧xx当庭陈述的,其在接受侦查人员问话时,被当作“犯人”一样对待的讲法。

5、同一个或两个办案人员在同一时间段里同时对不同证人进行问话是不合法的。一审判决所采信的秦功智、陈小细、谭xx、胡蓉、周权生的证言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16条规定“讯问的时候,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二人”和第122条规定的“询问证人应当个别进行”等规定(下列表格即可佐证)。二审中,检察院提交了侦查人员重新找部分人员取证的笔录,但是这些笔录并没有对下列所有证据补正,也不能否定侦查机关取证的非法性,更不能否定一审法院采信不合法证据作为定案依据的违法性。

表格一

序号

时间

讯/询问人

被讯/询问人

关联

事件

地点

页码

1

2012/9/25

20:05-20:45

石毅鹏、谢运达

陈小细

蒋xx

冷检长丰苑

17P14-17

2012/9/25

20:10-20:45

石毅鹏、谢运达

秦功智

胡xx

冷检长丰苑

15P47-48

2

2012/9/25

21:00-21:55

石毅鹏、谢运达

陈小细

欧xx

冷检长丰苑

21P19-20

2012/9/25

20:50-21:37

石毅鹏、谢运达

秦功智

周xx

冷检长丰苑

26P30-31

3

2012/12/3

15:02-16:09

罗中、何东卫、何格佳

卢毅

杨xx

永检长丰苑1107

24P154-156

2012/12/3

15:04-17:20

何东卫、张胜强

谭xx

谭xx

冷检办案询问室

20P23-25

2012/12/3

15:30-17:20

何东卫、曾峰

胡蓉

胡xx

冷检长丰苑

15P53-56

4

2012/12/4

9:00-11:12

罗中、何东卫、何格佳(未签字)

卢毅

蒋xx

永检长丰苑

12P76-78

2012/12/4

8:30-9:30

何东卫、曾峰

周权生

胡xx

冷检长丰苑

15P60-62

5

2012/10/30

9:00-10:30

何东卫、罗中、钟福湘

王xx

王xx

冷检长丰苑1107

21P101-105

2012/10/30

8:30-9:02

何东卫、黄xx、谭瑛佳

徐正祥

吴xx

冷检办案场地

24P8-10

 

其二,唐xx、欧xx、胡xx、蒋xx、刘xx、胡xx、谭xx、王xx、潘x、王xx、李x等11名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存在问题,依法不能采信。

    合法性是真实性的保障,在合法性难以保障的情况下,上述证言的真实性也存在严重问题:

    1、庭前证供、证证惊人一致,明显不符合办案规律。案卷表明,在已时隔4年、5年、6年或更久后,邓xx和唐xx、欧xx、胡xx、蒋xx、刘xx、谭xx、潘x、王xx等证人关于送钱的时间、地点等细节完全吻合,他们和哪些人吃的饭、说了哪些话完全一致,甚至连在时间上记错了也错得完全一致;证人前后证言内容雷同,甚至连标点符号、错别字都错得一致,这明显违背常理,明显违背人的记忆规律,违背言辞证据应具备的特征。

    2、证言明显不合常理和逻辑,与客观事实不符。

(1)唐xx为协调周边矛盾只花了4万元,却送给邓xx20万元,不合逻辑。一审认定2006年下半年唐xx为感谢邓xx出面协调解决湖南零陵轻工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与周边群众矛盾等事项上给予其帮助送过20万元给被告人。但实际上,唐xx为协调处理此事总共只开支花费了47530元(见二审律师举证卷证四-4)。

(2)欧xx送钱目的存疑。一审判定欧xx为买下区委、政府的老家属院送给邓xx20万人民币,而欧xx(补卷7 p45)和在卷的书证(卷21 p72-74,《永州市冷水滩区人民政府关于同意区委区政府河东生活区改造土地该地段基准地价挂牌的请示》)证实因为涉案项目出现流拍,邓xx和区里其他领导做工作请他去摘该项目,他都不愿去,欧xx还有可能为获得该涉案项目去送钱给邓xx吗?

(3)胡xx被区里强迫购买项目却被判定送钱行贿不合逻辑。一审判决胡xx为买下他承包的冷水滩特种水泥厂行贿送给邓xx20万元,而冷水滩区区委副书记(卷22第89-91页)艾艳君和副区长周权生(卷22 p100-102)证实该水泥厂厂“第一次拍卖,竞买方未支付拍卖款,水泥厂趋于停顿状态,发不出工资,厂里职工经常上访,围堵区政府,造成了社会不稳定因素,而拍卖人也不知去向,区领导是通过做工作要胡xx购买的。庭审中邓xx更是表示,曾对胡xx发过狠话“就算是泡屎,也要买下”!上述书证和证言,印证了胡xx的说法,即他不愿意购买、是政府主要领导做工作要他买的。请问胡xx被区里强迫购买自己不愿要的项目,还会拿钱向领导行贿去“回报”吗?!

(4)蒋xx和邓xx的供证关于送钱、办事的时间记错得一致,和客观事实不符。邓xx和蒋xx一致供称,2007年上半年邓在收到蒋所送的10万元以后安排张国锋去帮助买地。在卷书证(卷24 p38)显示涉案地块手续是在2007年6月办好的,而张国锋早在一年前的2006年6月已调至永州市纪委任秘书长(卷24 p22-25),难道张国锋离开冷水滩区后,还回来帮邓xx办理买地手续?显然,蒋、邓供证购买土地以及买地时间均不是事实,并且错得完全一致,印证蒋、邓关于逼证、诱证的讲法!

(5)胡xx公司改制前账上没有20万现金,给邓xx的20万贿款从何而来一审认定2004年8月胡xx为感谢邓xx对他留任厂长和企业改制顺利进行,在公司财务拿钱送邓20万元。而根据在卷书证(《关于置换国有企业产权及职工身份的方案》,卷15 p109-116),冷水滩电线电缆公司在2004年7月28日公司的货币资金只有12万多元,根本没有20万元,且公司的钱全部由改制办控制,胡xx公司8月份哪来20万元现金去行贿?!

(6)谭xx送钱给邓xx没有任何理由。谭xx当选区人大常务委员,原任和现任区人大主任均证实邓xx没有给他们为谭xx打过招呼;在团购房项目上,由房产公司和政府实行双向选择,具备条件(区重点项目、交税500万元以上)的房产公司只要愿意均可加入团购,并不需要区里领导批准同意。可见,谭根本没有请邓为其打招呼,邓也并没有为谭谋利益,谭送钱给邓无任何理由。

(7)王xx2008年行贿,贿款却来源于2009年,明显自相矛盾。王xx陈述其送给邓xx的10万元是在现场办公会后在国际大酒店吃饭后送的,这10万元是王在国际酒店一楼建设银行取的现金。但会议纪要(《关于研究白竹路公司片建设的现场办公会议纪要》(卷15 p2-7)显示现场办公会召开的时间是在2008年3月13日,而王xx在银行支取现金的时间则是2009年5月。哪有行贿人在当年行贿,贿款却要等到次年才去银行支取?难道行贿受贿行为也跟做买卖一样可以赊账?这不是典型的自相矛盾吗?

(8)潘x做工程贴钱行贿不合情理。一审认定潘x承建区政府球场和市四中探岩工程,分别向邓xx行贿30和20万元。潘x在二审检察院复核时说做工程的利润率不到20%,但球场工程总造价94万余元,利润不足20万,潘x拿出30万送给领导不合逻辑;探岩工程总结算价共19.5万余元,利润不足10万,潘x贴钱送20万元给邓xx明显是在做亏本买卖。二审检察员复核时,潘x已经明确她家里不存现金、没有银行单据可以佐证,她也没有那么多钱送礼!检察员提出这是潘x在做“感情投资”明显是主观猜测。如果潘x真的送了那么多钱给上诉人,她不可能在永州的后续项目中继续“请托”上诉人关照承揽项目,但本案潘x根本没有这种行为!辩护人认为,追本逐利、以小博大是商人的天性,作为商人的潘x做工程贴钱行贿不合情理。

(9)王xx买地不可能向没有权利为自己谋利益的领导行贿20万。一审认定王xx为在凤凰工业园为买地做二期建设,于2008年送给邓20万元,但在卷证据证实建厂扩地发生在2010年3月以后,而此前2个月,邓xx即已经被免去冷水滩区委书记的植物,一审判定送钱是在2008年,而此时该项目根本就不存在。显然,王xx2008年不可能为一个不存在的项目送钱给邓xx,2010年也不可能向已经离开冷水滩区委书记任上、再没有权利为自己谋利益的邓xx行贿。

    其三,现有证据不能证明邓xx有收受唐xx、欧xx、胡xx、蒋xx、刘xx、胡xx、谭xx、王xx、潘x、王xx、李x等11名证人贿款的事实。

第一,上诉人和证人庭前的供述、证词,不合法、不真实、不可采信。

邓xx在侦查中做过有罪供述,但是在非法取证下的假供,现已实事求是地给出合理解释;这11名证人中,出席二审法庭的唐xx、欧xx、蒋xx、谭xx、王xx这5人已经实事求是地陈述他们没有送钱给邓xx;唐xx、欧xx、胡xx、蒋xx、刘xx、胡xx这6人不管在律师取证还是一审公诉人复核时,均实事求是地陈述了他们没有送钱给邓xx;潘x、蒋xx、谭xx这3人在二审检察院找他们复核时,他们也实事求是地陈述了没有送钱给邓xx。这些证人之所以在侦查阶段的笔录中承认送了钱,是侦查人员对他们逼证、指证、诱证的结果。如前所述,邓xx庭前供述和这11名证人庭前证言的合法性、真实性均存在严重问题,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在有其他相关证据能印证其庭审供证的情况下,依法应当采信其庭审供述和证言。

第二,贿款来源不清。

(1)行贿人的贿款没有完整的支取手续支撑,不能作为资金来源。一审认定上述证人的贿款均来源于公司备用金,除谭xx、王xx有支取记录以外,其余所有的贿款既没有在公司或银行有支取记录,也没有在公司财务有报账记录;既没有公司的会议纪要,也没有公司财务人员的证人证言,显然贿款来源不清。

(2)谭xx提前一年多支取贿款放在公司等待行贿不合常理。一审认定谭xx2007年下半年送的10万元、2008年9月送的30万元来源于谭2007年4月在公司财务支取的830696元现金(卷20 p108-109)。该认定无法解释谭xx为了行贿提前半年甚至一年提取现金不用而留作准备行贿,根本不合常理。

(3)王xx10万的贿款来源,一审判定和王xx庭前说法不一,且王xx当庭表示他是应办案机关的要求编造的虚假清单。本案王xx在2009年5月有两笔取现,一笔是2009年5月10日在建行支取的10万元(15p1),一笔是2009年5月17日在建行支取的9.8万元(补5p11-14)。王xx称行贿款来源于2009年5月10日的10万元,而一审认定贿款来源于2009年5月17日的9.8万元。在这些款项究竟是不是正常的业务开支没有得到确认,又无法明确王xx在公司报销的材料和凭证与贿款相互印证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虽排除了王xx供称的5月10日取款为行贿款来源,却又认定5月17日取款为行贿款来源,显然不合情理。王xx当庭表示他庭前提交给办案机关“汇款来源的书证”是应办案人员的要求编造的假清单,因为时代久远,相应的银行单据打印不出来。

第三、贿款去向不明。

(1)关于唐xx(100万)、潘x(40万)、胡xx(20万)、胡xx(24万)、李x(30万)等人的贿款去向不明。邓xx在侦查阶段供称收受他们的贿款时唐xx在家并交给了唐xx处理,但唐xx供称此事不存在,她之所以承认编造认可,是因为办案人员存在指证、诱证等非法取证行为(见二审辩护证据)。这就说明,控方指控的邓xx收受上述人员贿款的去向不明,形成不了完整的证据链。我们不能以邓家财产高达3000余万元就认定它是受贿所得,辩护人在二审阶段提供的大量证据,并非来源于受贿。

(2)潘x(10万)、谭xx(40万)的贿款没有去向。邓xx曾供述收受潘x10万、谭xx40万后交由吕宏再保管,吕宏再证实邓从未放过现金在他这里。吕宏再的《强烈申诉材料》(见二审辩护证据十-1)表明,他当时之所以承认替邓保管过现金,是因为本案侦查人员存在指证、诱证、逼证的非法行为。本案进入二审后,湘潭市检察院已将这被扣押的200万元人民币退还给了吕宏再(含潘、谭这2笔50万元),已有力地印证了邓xx供称贿款存放于吕宏再处明显虚假,不能作为受贿资金去向。

(3)欧xx的贿款没有去向。邓xx在侦查阶段供称收受欧xx的20万元放在盘继彪处,但盘继彪证实他从没有在邓xx手里接收过任何现金(第27卷p84-87)。

(4)王xx、刘xx的贿款去向不明。邓xx在侦查阶段供称2008年下半年将收受王xx的20万元(全部)和刘xx的10万元(部分)存入了工商银行,但对比在卷书证(见附件一),从2008年9月到12月邓工行卡上总共只存入18.47万元,证据明显矛盾。

(5)王xx的贿款去向不明。邓xx在侦查阶段供称他2009年5-6月份收受王xx的10万元(7-8万)和2009年7-8月份收受吴xx的10万元均存入了工商银行,但对比在卷书证(见附件一),邓工行卡在2009年下半年只存入了不到5万元,这些钱究竟哪里去了不得而知?

综上,一审判决书认定邓xx收受唐xx、欧xx、胡xx、蒋xx、刘xx、胡xx、谭xx、王xx、潘x、王xx、李x等11名证人334万余元的贿赂的证据之间不能相互印证,存在上述诸多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不能认定上诉人收受了此贿赂。

 

    三、一审判决将投资经商的违规违纪行为和非法所得90万元认定为受贿系定性错误。

(一)邓xx和唐xx收受蒋xx在区政府广场工厂项目的75万元(未实际取得)不是受贿。

邓xx在涉案项目上为蒋xx及其家人投资经商动用权力是不对的,但一审法院查明“蒋xx向唐xx及妻子邓x承诺,不要邓x投资,工程完工后,利润五五分成”,从而认定在蒋xx处未获得的75万元是受贿,该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具体如下:

1、主观上,蒋xx“我说要把利润的一半分给她是有原因的,因为唐xx也参与了广场绿化的事情,我想要她退出来”(见蒋案一审庭审笔录,p10倒数第1-3行),“就是想让唐xx不插手这个项目”(蒋xx的供述,补卷7p6第17-18行),在卷书证(《区委、区政府广场绿化乔木种植合同》,13卷p38-39)印证了蒋xx关于唐xx比其早介入接手涉案项目的说法。因此,蒋xx案一审判决书认定“蒋xx答应将广场项目的一半利润作为唐xx退出广场绿化工程和经济损失的补偿及投资的回报”才系本案的真相。

2、客观上,蒋xx在涉案项目上用了邓家的钱、物,邓家也出了力。

李x经蒋xx送给邓家50万元钱中的48万元被蒋xx存入银行,蒋xx将48万元存款中的47.99万元取出用于涉案项目的前期投入。蒋xx还供称“在运作政府广场项目中我从唐xx家里拿过烟抽,也拿过酒喝”(见二审辩护证据十四)。唐xx还利用自己的苗圃为本工程提供了部分苗木。因此,邓家实际为涉案项目提供了资金和物资支持。

在涉案项目上,邓家更是参与了工程项目的咨询与管理,比如唐xx为涉案项目介绍了专业技术人员和在苗木选购上把关,邓x也为涉案项目推介了挂靠单位等等。

综上,邓家分享涉案工程的部分利润,只是一种投资经商的违规违纪行为,不能认定为受贿。

(二)一审认定邓xx收受周xx2006年-2012年所送15万元是受贿系定性错误。

其一,周xx送的钱,是为了单位利益,经单位集体同意后从单位公款支付,是典型的单位行为。周xx的证言得到了交通局办公室主任欧阳光辉的证实(见欧阳光辉的证言,卷26 p32-34)。鉴于本案控方并没有提供任何材料证明邓xx为周所在单位谋了利,因此邓所收受的款物就不符合受贿罪“钱权交易”的特征,而应该认定为一种非法所得。

其二,即便周xx在单位所送款物之外,送过邓家一部分礼金,鉴于周、邓是双牌县老乡,相识相交达10多年,邓家在周家乔迁、女儿读书、父母生病等均送过封包,辩护人认为周、邓两家互送礼金、封包的行为宜定性为人情往来更符合情理。

其三,一审判决采信不合法的证据作为定案依据。同一个或两个办案人员在同一时间段里同时对不同证人进行问话涉嫌违法,一审判决所采信的秦功智、邓xx的证言(见表格二)明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116条规定“讯问的时候,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二人”和第122条规定的“询问证人应当个别进行”等规定。

表格二

序号

时间

讯/询问人

被讯/询问人

关联

事件

地点

页码

1

2012/9/25

21:00-21:55

石毅鹏、谢运达

陈小细

欧xx

冷检长丰苑

21P19-20

2012/9/25

20:50-21:37

石毅鹏、谢运达

秦功智

周xx

冷检长丰苑

26P30-31

2

2012/11/28

15:14-16:43

周鑫、石毅鹏

邓xx

蒋xx

省看

2P107-109

2012/11/28

15:08-16:12

周鑫、石毅鹏

邓xx

周xx

省看

3P118-122

 

    四、一审判决认定邓xx与唐xx、蒋xx共同收受永州市泰丰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李x100万元人民币(其中50万元未实际取得)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这100万元的受贿依法不能认定。

1、唐xx所收50万元现金因及时退还依法不能认定邓xx为受贿罪。唐xx在收受蒋xx所送的50万元钱后,为什么钱又回到了蒋xx处?到底是唐xx和邓xx商量将该50万元交给蒋xx保管?还是唐xx和邓xx商量将该50万元退还给蒋xx,蒋xx为获利赚钱做通唐xx的工作而主动请缨代为保管?有关证据显示,答案显然是后者。

邓xx案一审判决却认定“唐xx将现金50万元退给蒋xx保管”(见邓xx一审判决书p8第2-3行)不是事实,唐xx案一审判决查明“同年10月的一天,李x将现金50万元交给蒋xx,蒋xx将这50万元送给唐xx,唐xx当日即告知邓xx此事,过了十天左右,唐xx打电话给蒋xx叫其来家中将钱拿走,蒋xx劝唐xx收下这笔钱并由其进行保管,唐xx默认此事”(见唐xx一审判决书p4倒数第2行-p5第3行)的才是事实。为什么说唐xx一审判决书查明的才是事实呢?

第一,对于这50万元,是保管还是退还,唐、邓二人自侦查阶段开始到一审庭审有不同的说法,但蒋xx自刑事拘留到一审庭审时供述稳定,一直均称是唐xx要真退,他出于私心做唐xx的思想工作说可以由其代为保管,蒋xx的说法得到了唐xx的当庭印证,依法应采信蒋xx的证言。邓xx在侦查阶段关于要唐xx交给蒋xx保管的供述(2012.10.23的笔录、2012.12.5的笔录)笔录的形成时间均在唐xx(2012.8.7)和蒋xx(2012.8.8-10.17)后,完全印证了邓xx关于此事系侦查办案人员“由证到供”的自我辩解,不能排除办案人员存在非法取证的可能。

第二,如果唐xx和邓xx商量的结果是将50万元钱由唐xx交由蒋xx保管,那么不存在蒋xx反过头来做唐xx的思想工作要其收下这笔钱。从情理和逻辑反推,唐xx、邓xx的真实意图是真退,唐、邓在侦查阶段供证高度吻合称“邓讲钱由蒋xx拿来、先放在蒋xx那里保管”不足为信。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对于从退还蒋xx50万元到蒋代为保管,唐xx对保管一事的默认并不代表邓xx的默认和知情。控方并没有提供证据表明唐xx默认由蒋xx代为保管后告知了邓xx,蒋xx一直供述“我说要替唐xx保管钱的事我不知道邓xx是否知道”(见一审庭审笔录,二审辩护证据十四)。因此,从现有证据来看,邓xx对唐xx收受蒋xx所送的50万元现金是知情的,但他要唐xx退给了蒋xx。至于蒋xx做唐xx工作由其代为保管一事,邓xx并不知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九条的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收受请托人财物后及时退还或者上交的,不是受贿”,邓xx在知道唐xx收受50万元现金后要唐及时退还,依法不构成受贿。

2、蒋xx所收50万元不能认定为邓xx受贿。

第一,从现有证据来看,蒋xx以借款形式收到李x50万元后,他并没有告诉邓xx和唐xx,案发前邓、唐二人根本不知道蒋是否直接收受了李x的钱,故依法不能认定邓、唐二人受贿。

第二,对于蒋xx送交邓家的50万元,邓xx在知道后的真实意图都是真退,蒋xx更是直言“我不敢告诉邓xx如果李x拍卖成功会送100万元的事情”(见一审庭审笔录p14第12-13行)。举重以明轻,如果邓知道蒋收了另外50万元,邓不可能同意蒋收受。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邓xx和唐xx、蒋xx共同受贿100万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100万元依法不能认定为受贿。

 

五、因邓xx、唐xx在侦查阶段在非法办案过程中做过有罪供述,依法应该排除。那么,能够证明李xx、段xx、何xx、蒋xx、刘x、蔡xx、吴xx等7人送150万元给邓xx的证据,仅有行贿人的证言,收钱、送钱的直接证据一对一,并存有诸多疑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04条、105条的规定,一审判定为受贿依法不能认定。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在结束本轮辩护之前,辩护人在此有两点请求:

    首先,为真正查明本案事实,真正坚持以庭审为中心,从减少当事人诉累和不浪费司法资源的角度出发,恳请合议庭能够高度重视本案邓xx和辩护人所提请调取的录像、执勤记录等证据和材料,恳请合议庭能通知或强制对本案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的关键证人(包括侦查人员)出庭。

    其次,在有罪推定的侦查模式下,在有罪供述即将成为法律事实时,被告人所有的辩解都被视为狡辩、翻供甚至态度不好而加重处罚,这是不公正的。但直到被杀的人回家,或真凶落网,我们才发现法律事实终究成不了客观事实,赵作海案、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和我们湖南的滕兴善案,“亡者归来”的演绎已经给了我们太多太多阵痛的反思。辩护人在此恳请合议庭能充分听取并重视邓xx的当庭供述和辩护人的辩护,真正贯彻疑罪从无、无罪推定的司法原则,为能真正依法公正判案,将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无法解释的疑问的被告人的供述和证人证言依法不作为定案依据。并将当融情

以上辩护意见,恳请二审法院能够排除各种外在干扰,在庭审查明的事实和认定的合法、有效证据的基础上,依法、独立、公正作出裁判。惟有如此,才能维护人民法院的良好形象,“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湖南竞博竞猜app律师JBO竞博电竞律师   

  申早春律师      

                                                                           2015年7月24日

 

附件:

1、邓xx工商银行存款记录一览表;

2、邓xx侦查阶段供述钱的去向。

 

 

 

       

 

 

 

 

 附件1:    邓xx工商银行存款记录一览表 

                                           金额:万元

序号

存款时间

存款金额

所在银行

账户

所在卷宗

1

2005/6/24

2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7

2

2005/10/10

1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5

3

2005/10/21

1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8

4

2005/11/2

1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8

5

2005/11/7

1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6

6

2005/11/22

1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6

7

2005/12/9

1.5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4

8

2006/2/7

1.5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4

9

2006/6/21

1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5

10

2006/10/8

0.93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0

11

2006/12/30

1.16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5

12

2007/1/22

1.5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62

13

2007/2/12

2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2

14

2007/6/28

2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7

15

2007/7/27

2.05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9

16

2007/9/12

2.09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8

17

2007/11/13

2.03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1

18

2007/11/22

2.5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2

19

2007/12/10

2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2

20

2008/1/8

3.66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3

21

2008/2/4

4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0

22

2008/3/20

3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60

23

2008/4/9

5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7

24

2008/4/14

4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0

25

2008/9/1

3.42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59

26

2008/9/16

3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1

27

2008/9/17

3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2

28

2008/10/9

2.67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61

29

2008/12/8

3.44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9

30

2008/12/19

2.94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6

31

2009/1/4

3.34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40

32

2009/8/23

4.999

工商银行

955888191000002****

补4p43

33

2010/4/27

4.92

工商银行

191002130120381****

补4p34

 

 

 

 

 

 

  

 

 

        

附件2: 邓xx侦查阶段供述钱的去向

1

行贿人

时间

存入工行账户金额

备注

2

王xx10万

2009年5-6月

分几次,存7-8万

 

3

吴xx10万

2009年7-8月

分几次存,用了些

 

4

王xx20万

2008年下半年

存工行卡

 

5

刘xx10万

2008年下半年

分几次存,用了些

 

6

蒋xx10万

2007年上半年

分几次存,用了些

 

7

蔡xx10万

2006年底

分几次存,用了些

 

 

 

 

 

 

© 2019 湖南竞博竞猜app律师JBO竞博电竞,版权所有。湘ICP备18014300号-1